第12章,纸人抬棺_阴五门在线阅读

第12章,纸人抬棺

2017-09-13更新

这一刻,我突然感到有些迷茫。

而迷茫过后,则是紧张与恐惧。

昨晚遇到的事,我现在还历历在目,那种来自心底的恐惧,压根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

我怎么也没想到,奶奶居然会让我和一个女鬼结阴亲,而且还不顾活人冥媒的大忌。

似乎看出了什么,奶奶叹了口气,说:“八两啊,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了,要是你不同意,不光是你和我,恐怕整个村子都会遭难!”

顿了顿,奶奶又说:“我知道你害怕,如果有别的选择,奶奶又何尝舍得让你去冒险?只要你相信奶奶,按照我的吩咐去办,奶奶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会护你周全!”

看着奶奶认真的表情,我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不答应也不行。

用奶奶的话说,结阴亲是唯一的办法,要不然,全村人都得死。

如果冒险一试,或许还有生还的希望,这就是现在的情况,我不得不答应。

即便紧张,即便害怕,但该做的依旧得做。

活人冥媒,阴婚大忌,没想到最后落在了我身上,而且操办人还是我奶奶。

见我答应后,奶奶从柴房里拿出了两样东西,一样是大红公鸡,另一样则是一个纸人,一个画着浓妆,带着诡异笑容的女性纸人。

纸人一片惨白,腮红和唇红却格外的醒目,一双死鱼般的眼睛处处透露着诡异。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没什么,最吓人的是,在纸人的身上,还穿着一套大红嫁衣。

而且这套大红嫁衣,正是衣冠冢里留下的东西!也是那个女孩死时穿着的衣服!

当初我一直不清楚,为什么奶奶烧了棺材,不把这晦气的嫁衣烧掉。

看到现在这幕我才明白,原来从一开始,奶奶就已经想好了今天的对策,让我与女鬼结阴婚。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脑子里莫名想到了马灵说的一句话,小心身边的人。

这个身边人,到底是谁?

我不愿多想,也害怕多想,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我只能相信奶奶,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人可以帮助我。

“女娃儿的尸体已经不见了,只能用纸人来代替。”

奶奶脸色复杂的指着纸人说:“而她留下的嫁衣,则是让你们成亲的媒介,不出意外的话,当午夜回魂的那一刻,她会附身在纸人身上,与你行洞房之礼。”

“如果出意外了怎么办?”我问。

“别着急,听奶奶说……”

奶奶将大公鸡递给了我,“这只公鸡可以暂时的保你平安,不过你要记着,今天晚上结阴亲的时候,不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一定要抱着这只公鸡。”

“就这东西,管用吗?”我有些奇怪。

“当然管用!如果你相信奶奶,就不要问太多,对你没什么好处。”

奶奶一脸严肃的开口说:“记住奶奶的话,如果听到第一声鸡鸣,立刻拜堂,不要耽误时间,鸡鸣第二声,你们两个才能入洞房。”

“等入了洞房,一旦鸡鸣第三声,那么你立刻爬上房梁。如果能平安熬到天亮,那就代表阴婚结成,如果熬不到,当你听到第四声鸡鸣时,一定要立刻爬下房梁,躲在床底下,直到天亮才能出来。”

听到这里,我突然有些好奇,问:“如果鸡鸣第五声呢?”

奶奶摇了摇头,说:“应该不会,这种情况很少发生,你最好祈祷不要碰见。”

我吞了吞口水,说:“万一遇到了怎么办?”

一听这话,奶奶的脸色变得格外凝重:“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真的听到了第五声鸡鸣,那么只管跑,有多快跑多快,千万别回头!”

奶奶这话吓得我眼皮直跳,这还没开始呢,我整个人已经虚了一半。

不过好歹之前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我也没说太多废话,只是心里不停的祈祷,千万别出意外。

结阴婚不是一两句话能解释清楚的,趁着天还没黑,奶奶又详细的给我讲了一下要注意的事,千叮万嘱的让我一定谨慎,不要坏了规矩。

我心中苦笑,就算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呐。

结阴婚的事项交代完毕后,奶奶又给我准备了一些香火贡品。

阴婚地点定在了那栋发生火灾的房子里,虽然看上去破破烂烂的,但大部分东西都还保留完整,简单的清理了一下,勉强能入眼。

下午的时候,奶奶在外面定了一批纸人,然后摆在新房门口烧了个干净,顺带还烧了很多元宝蜡烛,用奶奶的话说,这是聘礼,礼重才能显示出诚意。

因为是与死人结婚,所以新房布置得跟灵堂一样,到处都是一片白色,连‘囍’字也是如此,而且‘囍’字下面的‘口’字还缺了一笔,不知道什么意思。

随着时间的推移,夜幕很快降临。

在堂屋里点了三炷香后,奶奶很快就离开。

用她的话说,死人的婚礼,活人不能参加。

白天还好点,天一黑,我就开始紧张起来,毕竟今天是女鬼的头七还魂夜,要是阴婚出了点纰漏,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穿着嫁衣的纸人,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堂屋里,而我抱着公鸡,也傻愣愣的站着,完全不敢出声。

偶尔向外一看,四周一片朦胧,就只剩下这栋房子有光。

虽然是月圆之夜,但光线却很惨淡,周边也是安静得可怕,一点动静也没有。

在这种寂静诡异的气氛上,我浑身不自在。

时间一点点在流逝,我的心情也越来越压抑。

特别是身边的纸人,让我心里怪怪的。

穿上红嫁衣,戴上红盖头后,它的存在,给我的感觉,还真像一个默不出声的新娘子。

可越是这样想,我越是紧张。

天色越来越暗,在巨大的压力中,时间过得很慢。

不知道熬了多久,在我腿脚酸麻得不行时,远处街道的尽头突然出现了两点光。

光点一开始还很模糊,然而随着距离的拉近,亮光越来越明显。

离得近了我才发现,那是一群人。

从装饰打扮来看,似乎像是送亲的人,只不过看上去有些怪异。

领头的两个人打着灯笼,身后则是四个抬花轿的人,花轿的旁边,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个花童。

在花轿的最后面,还跟着一批人,有的敲锣打鼓,有的拿礼盒,有的挑箱子。

整个队伍中,只有花轿是红色,其用全是白色。

白色的灯笼,白色的礼品,甚至所有人穿得衣服,都是一片白,看上去格外奇怪。

最诡异的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说话,甚至连一点笑容都没有。

所有人都是同一个表情,板着脸,神情木讷,身子却站得笔直,像把直尺一样。

特别是他们走路的姿势,格外的僵硬,像个木头人似的,关节都没有弯一下。

虽然排场看着很大,但整个队伍却安静得可怕,哪怕是敲锣打鼓的那几人,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在月光的照射下,这群人脸色煞白煞白的,可嘴唇和两腮却是通红一片,看上去格外诡异。

从表情和动作看来,完全不像活人应该有的状态。

最吓人的是,那两个花童洒出来的并不是花,而是白色的冥纸!

想到之前奶奶烧的东西,我浑身一颤,突然反应了过来。

迎面而来的这群人,赫然是支阴婚队伍!

最可怕的是,敲锣抬棺的竟然全都是一群纸人!

纸人抬棺!

尽管早有心里准备,可看到眼前如此诡异的情景后,我依旧吓得不行,浑身鸡皮疙瘩的都冒了出来 

群聊信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