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邪物出世_阴五门在线阅读

第39章,邪物出世

2017-09-22更新

有了巨鼠的带领,鼠群总算换回了一些劣势。

比较震撼的是,在巨鼠战斗的时候,时不时还会指挥鼠群,用一些人类才懂的战术,比如说包抄,然后之类的。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敢相信,三只巨鼠的灵智竟然如此之高。

光这手段,一般人还真没有这个本事。

这一幕,完全刷新了我对老鼠的认知。

果然蛇无首不行,虽然天生优势,但面对这群凶悍机敏的老鼠,蛇群一时间竟然讨不到半点便宜。

从这点来看,控制鼠群的人,明显比控制蛇群的人要技高一筹。

一次交锋,高下立显,也让我对这幕后的两人,充满了极大的好奇。

操控鼠群的,应该就是躲在幕后的养鬼人,而这操控蛇群的人,则让我特别好奇。

战斗依旧在持续,两种生物的尸体早已堆积如山,鲜血汇集成流,经过阴风的吹动,浓重的血腥味,让人莫名有种呕吐感。

短短数分钟时间,蛇鼠已经死伤过半,那交战处堆积的尸体,比人还高,完全变成了一堵围墙,看一眼就让人头皮发麻。

鲜血将整个地面都染红,因为地势原因,更多的鲜血汇集成流,向村尾的方向蔓延而去。

很难想象,当鲜血以水流形式蔓延时,那画面得多惨烈。

从交战的状况来看,这样持续下去,蛇群鼠群的下场无非是同归于尽。

正常来讲,这种结果对我们来说也算是不错。

但马灵却一脸的凝重,坐在房顶一言不发的看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赵八两,你有没有发现哪里不对劲?”马灵小声问了一句。

“这地方哪里又正常过?”

我说:“一会又是鼠群一会又是蛇群的,谁知道那些人在搞什么鬼。”

马灵皱了皱眉,说:“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蛇鼠大战只会两败俱伤,正常来讲,双方都没有好处,为什么还要一直拼到底?”

听马灵一说,我也有些想不通。

“你看看地上的血,是不是有些奇怪?”马灵再次问了一句。

奇怪?

我皱着眉头仔细看了看,果然发现有点问题。

那些汇集成流的血,此刻仿佛有了生命一样,竟然诡异的流动了起来。

说是诡异,是因为地面很多凹凸不平的地方,有些地势还特别高,正常情况来讲,血是流不上去的。

可问题是,这些汇集而来的鲜血,不仅流得快,而且完全不被地势影响。最吓人的是,当大面积血流达到一定范围后,竟然开始聚拢,变成了一个扇形。

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什么力量牵引住一样,显得十分异常。

一开始我还没注意太多,因为都被蛇鼠大战给吸引了,然而此刻,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随着蛇鼠的死亡,血流越聚越多,越流越快。

我的目光顺着血流一路向前,当达到视线的尽头时,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我总算明白马灵说的异常了,原来这血流汇集的地方,竟然是在大槐树底下!

这些鲜血漫过众多的尸体,一直向前,向前,最后流进了槐树底下那片黑色土壤中。

没过几秒钟,便被被土壤下树根迅速吸收了进去。

看到这幕,我眼皮开始跳动起来,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事出反常必有妖,血流一路以上坡之势被大槐树吸收,这绝非偶然。

或者说,是大槐树用某种力量,将血流吸引了过来。

但不管是哪种情况,都不会是好事。

“槐树吸血,必出妖魔,看来我们有大麻烦了……”

马灵喃喃自语,光洁的额头上,不知何时已经密布细汗。看那模样,显然十分紧张。

正当我惊疑不定时,更为震撼的一幕发生了。

当血流被抽走之后,地上那些蛇鼠的尸体,竟然也开始干瘪起来,伤口中流出大量的鲜血。

短短数秒钟时间,大片的蛇鼠已经成了一具干尸,看上去身体中的血液,好像被什么东西抽干了一样。

这种情况还在加剧,更多的蛇鼠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干枯起来。

很多受了伤,还没彻底死绝的蛇鼠也是同样的情况,硬生生被抽走了鲜血。

那些抽出来的血,全都汇集成流,被大槐树吸收。

此刻的大槐树,就好像一个黑洞,一个专吸鲜血的黑洞。

这一幕,把我和马灵都给吓住了。

没过多久,地上的鲜血已经被彻底吸干。放眼望去,除了满地蛇鼠干尸外,地上再也没有任何血迹。

当鲜血被吸干时,地面突然开始震动起来。

一开始还很微弱,没过几秒动静就越来越大,如同地震一般,以槐树为中心,向四周蔓延。

那满树的干尸也因为震动,不停的摇晃、碰撞,发出一阵“咔咔”的清脆响声。

震动逐渐加剧,槐树开始摇晃起来,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

槐树越摇越厉害,干尸都被抖落下来,甚至就连地面,都被槐树的树根,拉扯出一条又一条的裂缝,随着时间的推移,槐树中心的裂缝如同蜘蛛网一般,越来越密,越来越大。

那剧烈的响动,仿佛地震一般,震得荒村里的一些破烂仿佛纷纷倒塌。

一时间,街道四处轰鸣声四起。

甚至连我和马灵所处的木房子,此刻也开始摇晃起来,仿佛随时都会坍塌。

那些裂纹越来越大,靠近村尾的几间房屋,直接被裂纹撕成了碎片,在靠近槐树中心的地缝中,隐约还能看到一阵阵黑烟升腾而起。

这个时候,更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在黑烟升起的那刻,槐树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萎,大片的树叶如雨般掉落。

短短不到一分钟时间,原本枝繁叶茂的槐树,竟然变成了一棵干枯的死树,毫无任何生命迹象。

便在此时,伴随着一声爆响,槐树瞬间炸断,一分为二,从中断开,看上去好像被一把大斧,从上往下劈开了似的。

当槐树轰然倒塌的那刻,大片的黑气从地里喷发而出。

黑气冒出的那刻,我胸口的压口钱开始剧烈颤动起来,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似的。

“好重的煞气!”

那一刻,马灵脸色都变了:“如此厉害的邪物,我还是第一次碰见!”

马灵话音刚落,伴随着“碰”的一声爆响,一道黑影突然从土中蹦了出来,足足跃起四五米高。

当落地的那刻,震得地面都在微微颤动。

黑影一落地,狂风呼啸,灰尘四起,强烈的寒意伴随着不安迅速袭来。

我的心脏,在那一刻仿佛停止了跳动,一股巨大的危机感袭上心头。

很难形容那是种怎样感觉,就好像深处万丈悬崖的边上,只要轻轻一步,便会跌落悬崖之下,承受那无穷无尽的黑暗与恐惧。

我突然发现,身体变得有些不受控制,手脚出乎本能的开始颤动起来。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冷汗却刷刷的往外冒。

我从未有过这种感觉,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那是来自动物本能的害怕。

眼前出现的黑影,远比之前见到的女鬼恐怖太多太多……

那是一个人形的怪物,全身漆黑一片,皮肤如同黑铁般还散发着乌光,有如实质的煞气,化为一缕缕黑烟从身体中冒出。

最诡异的是,它没有头!

或者说,它的头被什么东西斩下了,肩膀往上,只能看到半个漆黑如墨的脖子。

脖子的切口平滑如镜,明显是被利器所伤。

令人震撼的是,哪怕脑袋没了,这怪物也能自由行动,并且散发如此大煞气,其恐怖程度简直不敢想象。

最恐怖的是,这怪物双手修长,垂下时都能碰到膝盖,而且手指上还有数厘米长的指甲。同样,这些长指甲漆黑如墨,散发着骇人的乌光,刑同利刃。

它的出现,让大战的蛇鼠突然停住,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似的,动都不敢动弹一下……゜

目录 →没有了

群聊信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