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藏头诗_阴五门在线阅读

第16章,藏头诗

2017-09-13更新

看着他们一个又一个的跳入井中,我竟然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噗通……噗通……噗通……”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村里已经有过半的人跳入了母井中,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别说呼救,连一点挣扎的迹象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到底怎么回事?

我疯狂的大喊,开始一个个的叫他们的名字。

然而不管我怎么叫,他们仿佛没听到一样,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想靠近,可马灵却死死抓着我,根本不让我移动分毫。

随着跳井人数的增多,井口当中开始浮现了一层红色的雾气。

雾气迅速变浓,并且还在四周扩散。

“好重的瘴气!”

马灵脸色一变,“这口妖井,竟然以人为食!”

我没心思在意马灵的话语,眼前的诡异景象,已经让我陷入了绝望。

看着那昔日的好友,昔日的邻居,一个个跳入井中,自己却毫无办法,那种无力感,那种恐慌感,仿佛浪潮一样冲击着我的心灵。

跳井的动作还在继续,包括村长和王小虎在内,所有人一个接一个全都投入了井中。

短短数分钟的时间,全村人一个不剩的彻底消失在眼前。

那口井就好像一个无底洞一样,不停的吞噬着活人。

当所有人投井后,那团浓郁的红色瘴气,仿佛云层一样,笼罩在村子的上方。

那一刻,阳光都已经被红云遮住,几乎有半个村子,都被红云盖在身下,并且这种情况还在加剧。

按照这个势头,要不了多久,村子就会被红云掩盖。

“情况不太妙!先跟我出去再说!”

不等我回应,马灵拉着我就往村外走。

一路上我都有些浑浑噩噩,一直没回过神来。

“人各有命,上天注定……有些事你也不比太多指责。”马灵适时的安慰了一句,“况且刚才投井的人中,并没有你奶奶,或许,她真的还活着。”

“希望如此吧……”

我木讷的点了点头,心情格外的沉重。

一天之间,整个村子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没有了亲人,没有了朋友,现在的我又该何去何从?

想到这里,我不禁开始迷茫了起来,短短几天的时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仔细想想,从张木匠儿子儿媳死亡的那刻,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存在着某种联系。

先是新婚当晚突发火灾死亡,后来张木匠给儿子结阴婚,弄错了生辰八字,最后将我和奶奶也牵扯了进去。

之后又是张木匠以棺压棺的方式,想让女鬼不得超生,最后却增加了女鬼的怨气,让女鬼变得更加凶厉。

接着张木匠死亡,村里的母井被破了封印,李瘸子出现,然后一系列诡异的事情接踵而来。

搞到最后,全村人都投井而亡,整个村子也被瘴气所掩盖。

整个事情从头到尾联系在一起,这绝对不是什么巧合。

之前我并没有思考太多,然而现在仔细一想,我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事情的源头出现在张木匠身上,而张木匠显然没能力干这些事,那么一开始,是谁在帮他出主意?或者说,是谁利用他来暗中操控这一切?

如果真有人在暗中搞鬼,那么他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对于这个疑问,我没有半点头绪。

而知道这些的人,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从头到尾,这个幕后黑手甚至没露过面。

我不知道是自己胡思乱想,还是真有其事。

不过从这些天的经历,以及我的感觉来说,事情绝对比我想象中还要复杂。

只可惜,我身在局中,两眼一抹黑,根本找不出什么蛛丝马迹。

山路并不好走,跟着马灵一路疾行,又是翻山又是越岭的。

刚翻过一座山,便看到山脚下正有一群人迎面走来。

这群人的打扮有些奇怪,背着奇形怪状的包裹,虽然穿着朴素,但不像是山里人。

为首的一山羊胡老头手中还端着一个罗盘,走路的时候不停的四处张望。他身后的四个人,体型也格外的奇特,一人高,一人矮,一人胖,一人瘦。

如果单个拎开,看着还没什么,但是聚集在一起,这高矮胖瘦看上去,就特别的引人注目。

见到我和马灵后,山羊胡老头带着高矮胖瘦四个人,立刻快步迎了上来。

“敢问这位小哥,平安村怎么走?”老头笑眯眯的问。

我眼皮一跳,平安村是外来人对我们村的称呼,难道这老头想去我们村?

我刚想开口,马灵却抢先一步,说:“不好意思,这个问题我们拒绝回答,除非……你给钱!”

真是不分场合不问原因,见到谁都要敲诈一笔。

山羊胡老头微微一愣,接着笑了,“敢问这位小姑娘想要多少?”

马灵没说话,竖起了一根手指。

“一千块?”山羊胡老头反问。

马灵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跟遇到了冤大头似的。

老头也没多说,直接示意身后那高个子付钱。

拿了钱后,马灵一扫之前阴霾的情绪,立刻笑了,“平安村嘛,就顺着那条路一直走,左拐两个弯就到了。”

见老头应声后,马灵又说:“老先生,见你人这么豪爽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平安村现在可不太平,你最好不要进去。”

老头捋了捋胡须,笑眯眯的说:“不劳小姑娘挂心了,我老头子最喜欢不太平的事。”

“看来老先生是个有大本事的人,那我就不多劝了。”马灵回了一笑。

老头笑了笑,“过奖过奖,小姑娘看样子也是个行内人,不知道是阴五门中的哪一门?”

“老先生抬举了,我哪有本事入得了阴五门,旁门左道,混口饭吃而已。”马灵说。

老头点了点头,也没多问,招呼一声,很快就错身离开。

他身后的四人,从头到尾都是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

等老头一走,马灵的笑容瞬间收敛,神情变得有些古怪,与之前笑眯眯的模样完全判若两人。

看得出来,刚才两人都在捧场做戏,虽然一直笑脸相迎,但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暗中试探了一番。

“真没想到这老头也跑了过来,难道平安村有什么秘密不成?”马灵自言自语了一句。

“怎么了?你认识他?”我有些好奇。

“没见过,但是听说过,他那四个徒弟太显眼,想不知道也难。能让这老家伙出面,看来事情不简单呐。”

马灵沉默了一会,又说:“这样吧,你自己去镇上的黄泉客栈,找一个叫李天生的人。说清楚事情经过,让他帮你消灾解难。”

我一愣:“黄泉客栈,好怪异的名字,对了,你不陪我去了?”

马灵点点头:“我得暗中观察一下,看看这个老家伙打的什么鬼主意。”

我皱了皱眉:“我一个人去,那个李天生真的会帮我吗?”

“会的,一定会!因为,这是他欠你的……”

一句话说完,马灵很快就窜进了密林中,留下我一个人傻乎乎的站着。

黄泉客栈,李天生……

心里默念了几遍,我也不敢浪费时间,立刻向镇上小跑而去。

几十里的时分,跑跑停停,直到下午时分才赶到镇上。

吃了点东西后,我开始四处打听起黄泉客栈的下落。

可奇怪的是,一路询问下来,没有任何有关黄泉客栈的消息。

一些在镇上住了十几年的人,也没听过哪个旅店叫这个名号。

找了一下午,一无所获,我不禁有些急了。

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转头一看,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站在我身后。

不得不说,眼前的人长得很英俊,虽然我自认为很帅,但相比于眼前这人的五官,还是有些自愧不如。

一张刀削般干净的脸,轮廓鲜明,五官精致,甚至可以说俊美,哪怕是很多女人见了,都得自惭形秽。

女人见了帅哥,肯定会激动不已,但我是个男人,见到一个比我还帅的人,心里莫名就不爽了起来。

“干嘛?”我一瞪眼,心情不好,得找个人撒撒气。

男子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说:“小兄弟,在下看相算命,占卜问卦,无所不通,你要不要算一算?”

“没心情,离我远点。”

我皱了皱眉,搞了半天还是个江湖骗子,不过穿着一身西装,跟个小白脸似的,显得不太专业。

算命不对路,卖屁股倒是个抢手货。

西装男倒也不生气,笑眯眯的扬了扬手中的竹竿,说:“小兄弟,你仔细看看,真的不打算问一卦?”

我刚准备骂人,眼角一撇,突然看到了他竹竿上的白番。

白番上面写了四行字——

黄莺弄渐变,泉石经行久,客思苦不寐,栈长山雨响。

这四行字像是一首诗,但比较怪异。

我越看越觉得奇怪,盯了好一会后,我突然浑身一颤,瞬间反应了过来。

这是一首藏头诗,将每句的第一个字连起来读就是——黄泉客栈!

群聊信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