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吊死鬼_阴五门在线阅读

第24章,吊死鬼

2017-09-13更新

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我连连后退。

“碰!碰!”

棺材又弹了两下,震得地面灰尘四起。

“李大师!里面真的有东西,咱还是别碰了吧?”我出声提醒。

“这点雕虫小技也想吓唬人?”

李天生冷冷一笑,丝毫不在意,直接取下了镇尸符。

“碰碰碰!”

镇尸符一掉,棺材又跳动了三下,一阵黑色的烟从棺盖的缝隙里喷了出来。

不用李天生提醒,看到黑烟的瞬间,我连忙捂鼻后退。

等黑烟散尽后,李天生单手一拍,厚重的棺盖“噶”的一声响,平移了半米距离。

他连忙探头往棺材里一看,顿时就皱了皱眉,“真是可惜了,我还以为是……”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后面的话他并没有说出口。

不过从他的表情来看,棺材里的东西,与他预料的有些不同。

我有些好奇,但又不太敢过去,直到李天生招手,我才凑了上去。

低头往棺材里一看,里面确实躺着一个人。

然而不是活人也不是死人,而是一个纸扎的人。

纸人与普通人的体型差不多,只不过让我奇怪的是,这纸人竟然穿着新郎官的衣服,而且还是古代的风格。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这纸人的模样,竟然与我有几分相似!

只不过我是震撼与家伙,而它则半张着嘴,一直在笑,那惨白的眼珠,仿佛在直勾勾的盯着我看,让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李大师,他嘴里好像有东西!”

我视线下移,很快就发现,在纸人的口中,似乎有一节不起眼的红色线头。

因为忌讳,我也没敢碰,只是喊了一声李天生。

他倒是艺高人胆大,看到线头后,当时就一把扯了出来。

红色的线头越来越长,当从纸人口中彻底脱离的那刻,我突然看到线头的末端,竟然绑着一枚铜钱。

而这枚铜钱,正是奶奶给我的压口钱!

看到这幕,我有些懵了。

之前我一直以为压口钱在李瘸子手里,然而自从李瘸子死后,这条线索就断了,我实在没想到,压口钱居然会出现在这,而且还放在了一个神似我的纸人嘴里!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有种感觉,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看到压口钱后,李天生的神情显得有些古怪,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李大师,这……好像是我的东西。”我适时的开口。

“谁给你的?”李天生一脸怪异的看着我。

“我奶奶给我的护身符。”我说。

“护身符?”

李天生微微一愣,突然笑了:“用得好是护身符,用得不好,这可是要命的玩意嘞!”

我一皱眉,“怎么说?”

“这压口钱有很重的阴气,没猜错的话,里面应该有某个女鬼的执念。”

李天生晃荡着铜钱,说:“自打我出道以来,还没从见过这么强的执念。”

“执念?什么意思?”

李天生笑了笑:“人死后,变成鬼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比如说,有的人含冤而死,为了复仇,便会化为厉鬼,而有的人心愿未了,死后无法投胎,同样会变成鬼,直到了却心愿。而所谓的执念,就类似于复仇未成的怨气,没了却心愿的遗憾。”

“你的意思是说,这枚压口钱,就是女鬼怨气阴气的载体?”我瞪大着眼。

李天生点点头:“差不多是这么个道理。在没有特殊手段的情况下,你要是拿着这压口钱,怕是活不了几天。”

我皱了皱眉:“压口钱我佩戴过,也没感觉出什么啊?如果真的对我有害,奶奶为什么还会给我?”

“这就得问你奶奶了。”

李天生一抹眉毛,“不过世事没有绝对,在没弄清楚真相之前,你也不要想太多,也许……你奶奶给你这枚压口钱,另有妙用也说不定。”

说着,李天生扬了扬手中的压口钱,问:“这玩意,你要不要自己收着?”

犹豫了一下,我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李瘸子和李天生都说压口钱有害,但我相信奶奶不会害我,所以这玩意我还是自己拿着比较好。

压口钱刚拿在手中,还没等我仔细瞧上几眼,异变突起。

棺材突然“碰”的一声响,一个黑影瞬间窜了出来,直接将我扑倒在地。

那股巨大的力道,震得全身发麻。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便感觉脖子一痛,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

等看清情况后我才发现,这骤然暴起的东西,竟然是纸人新郎!

只不过相比于之前的呆滞,此刻的它显得更加诡异,明明是纸扎的身体,却坚硬得吓人,捅都捅不破,力气也狂甩我几条街。

被它这么压在身下,我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它就这样一口咬在我脖子上,贪婪的吸吮着。

“敢在我面前伤人?找死!”

伴随着一声轻喝,李天生一把抓住了纸人的脖子,然后猛地一用力。

只听“咔”的一响,纸人当时就成了歪脖子,紧接着它就被李天生像抓小鸡似的,用力摔在了墙上。

纸人仿佛感受不到疼痛,落地后,直接转身就往外跑。

跑的时候,脖子还是九十度歪着的。

“你没事吧?”李天生把我拉了起来。

我抹了一把脖子,还在流血,好在伤口不算大。

李天生看了一眼我的脖子,二话不说,直接掏出了一把米,拍在了我的伤口上。

伴随着一阵“兹兹”声,脖子上的伤口立刻冒出了一阵黑烟。

那一刻,我感觉像被火烧一样,疼得冷汗直冒。

“还好没入骨,要不然就麻烦了。”

李天生收回了手,而他抓着的那把米,此刻已经出现了两个黑色的孔洞。

“刚才怎么回事?”我有些没回过神来。

“我们被人算计了。”

李天生眯着眼:“我倒是小瞧了对方的手段。”

“被那玩意咬了一口,不会落下什么后遗症吧?”我抹了把汗。

看着我脖子的伤口,李天生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突然问:“你现在还是童子身吗?”

“好端端的……你问这个干什么?”我屁股一紧,连退两步。

“看来还真是!这下坏了!”

李天生皱着眉,转身就往外跑。

“李大师!到底怎么了?”我在后面追。

“生辰八字外加你的童子血,如果对手动用邪法,别说求生,你连求死都不能!必须得把那个东西灭了!”

甩下一句话,李天生跑得更快了,转瞬就出了庙门。

等我追出去的时候,李天生早就跑没影了,就只看到翻滚的浓雾。

本来天就黑,外加浓雾遮挡,手电筒基本没什么作用。

“李大师,等等我!”

李天生这么一走,我立刻就慌了,一边追一边喊。

可他跑得实在太快,压根看不到人影,好不容易回了一句话,可因为距离太远,加上带着某种回音,我压根不能断定准确的方向,只能凭着感觉在后面追。

追着追着,我就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四周又安静了下来,一点动静都没有。

之前的脚步声与呼喊声,这一刻全都消失了,仿佛正片山林中,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这下惨了!

我吞着口水,四周张望着,根本分不清方向,白雾越来越浓,仿佛要把我吞噬一样。

我缩着脖子,一步步往后退,尽量让自己不惊扰到什么东西。

正当我打算一步步退回去的时候,我突然感到脖子好像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

很轻微的触碰,但触感又特别真实。

不会这么邪门吧?

我吞着口水,缓缓转过了头。

入眼的一瞬间,我看到的是一双脚,一双悬空的脚。

这双脚吊在我后方,脚尖刚好碰到我的脖子。

我僵硬的抬起头,一点点往上移动。

等看清情况的那刻,我吓得惊叫一声,一下子瘫坐在地。

因为我发现,不知何时在我身后吊死了一个人!

这个人瞪大着眼,脸色铁青,舌头长长的吐了出来,那英俊的面孔,也掩盖不住死时的惨状。

如果只是一个死人倒也没什么,最让我恐惧的是,这个吊死的人竟然是李天生!

尸体已经僵硬发凉,连尸斑都冒了出来,明显死了很长一段时间。

可问题是,如果李天生已经死了,那我刚才跟着追出去的人又是谁?

群聊信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