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黑驴拉磨_阴五门在线阅读

第29章,黑驴拉磨

2017-09-16更新

从正面来观察,确实看不出什么。

可从背后一瞧,我才发现,眼前的道士根本就是一张人皮!

一道两指宽的刀痕,从后脑勺位置,一直划拉而下,延伸到尾椎骨。

透过刀痕向里面一看,空荡荡一片,什么也没有。

没有血肉,没有骨头,甚至连五脏六腑都已经彻底被掏空!就剩一张空荡荡的人皮,旁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看到这幕,我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道士的人皮保存得十分完好,连一点破烂的痕迹都看不出来,可他体内的血肉却全都被掏空。

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东西才能把他弄成这样?

我警惕的四处张望,生怕黑暗中会出现什么吃人血肉的怪物。

当手电筒转向身后时,我突然看到一张驴脸。

准确来说,那是一只纸扎的黑驴。

从卖相来看,这只黑驴活灵活现,要是离得远点,估计都会被人当成真的。

纸人纸马纸车纸钱我都见过,但我还没见过有谁扎纸驴的,而且还染成黑色。

黑驴就站在人皮道士身后不远的地方,我还注意到,它身上套着的绳索,正好被道士牵在手中。

古庙内出现一张人皮已经十分诡异,现在又冒出一只纸扎的黑驴,更加让人奇怪,而且两者间还存在某种联系。

我盯着黑驴上下打量了几眼,虽然扎得很逼真,但黑驴的眼睛却有些怪异,看上去给人一种有眼无珠的感觉。

“李大师,这都是些什么东西?”我小声问了一句。

李天生笑了笑,“打开那口井的关键,就在这里!”

说着,李天生拿出一只碗放在人皮面前,之后掏出三只长香点燃。

“晚辈要向前辈借一物,希望前辈恩准……”

对着道士的人皮鞠躬三次后,李天生这才将长香放进碗内。

一开始,李天生是直立着,然而才立了不到一秒,三只长香便倒了下来。

我有些纳闷,这碗口这么大,里面又没有小洞,长香怎么能立得住?

正疑惑着,李天生又对着道士的人皮鞠躬三次。

“前辈一生降妖伏魔,坐化于此,此等功德,晚辈必定广为传颂,现如今小人作祟,逆转阴阳,祸害一方,晚辈身为阴五门正统,必定竭尽所能,完成前辈宏愿!”

李天生语气恭敬,“如得前辈相助,事成之后,晚辈必定为前辈开坛立庙,供奉道身!”

一句话说完,李天生再点三只长香,直立于碗内。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之前瞬间倒下的长香,此刻竟然直直的立住了!

香火旺盛,青烟缭绕……

“多谢前辈!”

李天生一拱手,接着牵过道士手中的绳索,拉着纸黑驴就走。

我心中奇怪,但碍于当时诡异的情况,又不敢多问。

等一步步走下楼,我才说:“李大师,这纸扎的黑驴是用来干嘛的?”

“听说过黑驴拉磨吗?”

见我摇头后,李天生并没有明说,而是笑了笑,“一会你就知道了……”

说着,他径直走到庙堂内的木门前。

单手一挥,一张黄色的符纸贴在了门上。

伴随着一阵“卡卡”声,老旧的木门开始缓缓打开。

只瞬间,一股猩风扑面而来,熏得我头重脚轻,差点摔倒。

木门每打开一寸,门上的灰尘就会掉落一些,不过从周边的痕迹来看,这扇木门前不久似乎打开过一次,想来应该是山羊胡老头几个人。

木门开到一半,最终戛然而止。

我下意识用手电筒观察情况,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光纤才刚照射进去,手电筒“兹兹”两声,闪烁了起来,忽明忽暗的。

闪了几下后,电筒的光瞬间熄灭。

我试着拍了几下,手电筒毫无反应。

灯泡烧了?

我有些奇怪,掏出一只备用的手电筒,可情况还是如此。

在庙堂内还亮得好好的,只要光线一照射进木门内,便会“兹兹”作响,不停的闪烁,反复几次后,灯光便会彻底熄灭。

看到这幕,我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很显然这不是手电筒的问题,而是木门内有东西!

似乎早有所料,李天生并没有在意,而是掏出了两根蜡烛点燃。

奇怪的是,手电筒的光线无法照射进门,但李天生手中的蜡烛却可以保持不灭。

只是蜡烛的光线,对于门内漆黑的坏境来说,根本起不到太多的照明作用。

“那口井就在里面,一会跟进我,别着了道!”

李天生严肃的说了一句,然后拽着纸驴一步步往里走,我紧跟而上。

才刚进去,木门“碰”的一声,突然合上,当时就把我吓了一跳,连忙退回去想开门,可不管怎么用力都毫无作用。

这扇破旧的木门,此刻仿佛铁打的一般,压根拉不动。

“别白费力气了,这地方有进无出。”

李天生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

我吞着口水,也不敢多说,连忙跟在李天生身后。

手中的拉住火苗微微跳动着,昏黄的光芒,只能让我看清周身三米的情况。

三米之外,则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那一刻,我仿佛被困在了无边的黑暗中。

门内的空间很大,说一句话,都带着空旷的回声。

在黑暗中摸索了片刻,李天生突然停了下来。

我探着脑袋向他身前一看,发现前方不远处正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身材很高,背对着我们,低着脑袋一动不动,静静的站在原地,因为光线太暗,所以看不太清,只是那背影让我有些熟悉。

我俩并没有出声,小心翼翼的靠近。

等看清情况后,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因为我发现,眼前呆立不动的人,正是山羊胡老头的高个子徒弟!

然而此刻的他,早已经死去多时。

身体僵硬,皮肤青紫,他大张着嘴,一张脸因为惊恐而扭曲到狰狞,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看。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这才发现,在他身前不远处置放着一尊大磨盘。

在磨盘的四周,刻满了奇奇怪怪的各种符文。

除此之外,还有一根雕刻着神佛法相的降魔杵,插进了磨盘中心的孔洞内。

很明显,高个子的死与这磨盘有关。

看着他诡异的神情,我不由得吞了吞口水,“李大师,他……怎么死的?”

“被吓死的!”

李天生盯着磨盘,凝重的开口。

一听这话,我不由得大吃一惊。山羊胡老头他们师徒四人显然不简单,能把这高个子吓死,那东西又该有多可怕?

现在高个子死了,另外四个人能不能活都是个未知数。

想到这里,我又紧张了起来。

“子母连环井的封印不是什么人都能破的,那老头倒也心狠手辣,竟然用自己徒弟的命来打开这口井。”

李天生并没有在意尸体,而是绕着磨盘走了进来。

我有些奇怪,眼前的明明是磨盘,与井有什么关系?

难道……这口井被磨盘压着?

正想着,李天生迅速拿出一小碟朱砂,用指为笔,沾了朱砂后,直接点在了纸驴的眼睛上。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灵!”

伴随着一声轻喝,李天生抽出一张符纸,猛地拍在了纸驴头顶。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点了眼睛,贴了符纸后,黑色的纸驴竟然开始颤动了起来。

紧接着,纸驴仿佛活了一般,慢慢的抬起蹄子,迈出了第一步。

第一步过后,又是第二步,很快,纸扎的黑驴,一步步走动起来,开始围着磨盘转圈。

那一刻,黑驴点了朱砂的眼睛,似乎会发光一样,在黑暗中显得格外诡异。

事情并没有因此结束,黑驴转动三圈之后,那巨大沉重的磨盘,竟然发出“兹兹”的响声,并且开始一点点的挪动起来。

一开始挪动的程度还不明显,然而随着黑驴越走越快,“兹兹”声愈发的明显,磨盘也转动得更加快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这头黑驴在拉着磨盘转圈似的。

难道……这就是黑驴拉磨?

京城第一刀 说:

今天有事,只能一更了,明天三更补上,大家晚安

群聊信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