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生吃_阴五门在线阅读

第1章,生吃

2017-09-13更新

我奶奶是个吃阴阳饭的人,干的是牵线搭桥的行当,简单来说就是媒婆。

不过,我奶奶这个媒婆有点特殊,因为她不但能给活人说亲,还会给死人做媒!

虽说是积阴德,但不见得是一件好差事,因为这里面的忌讳太多。

给死人说媒,我奶奶死守“一合三忌”的规矩。

一合,指的是生辰八字相合。

三忌,分别为,忌凶恶之人,忌冤死之人,忌活人冥媒。

冤死之人怨气太重,一个不好就容易出事,所以我奶奶从来不碰。

活人冥媒,是自古以来的大忌,类似于养小鬼,很少能有善终的,我奶奶同样不碰。

至于凶恶之人,生前大奸大恶,如果帮他们结阴亲,等同于助恶,有损阴德。

前几年就发生过这样一件事……

在离我们村比较远的一个镇上,死了一个强奸犯,他家里人四处打听,最后找上了我奶奶,花大价钱想让我奶奶给那人配阴婚。

这种恶人是我奶奶的大忌,所以她老人家并没有同意。

不过我奶奶虽然不答应,但不代表其他人不愿意。

当时附近正巧有户人家丧女,见对方给的礼金丰厚,就私下同意了。

我奶奶我警告过对方,说男女八字相冲,不能结亲,而且男方生前是个恶人,会毁了女娃儿的清白身,日后怕是要出事。

对于我奶奶的话,女方的家人明显不在意,还说我奶奶迷信,什么年代了,尽搞些神神鬼鬼的事。

在丰厚礼金的诱惑下,这事终究还是成了。

两家子女葬在了一起,草草的结了阴亲。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真被我奶奶说准了,这事才过去不到一个月,女方的家里就开始频繁出事。

先是家里遭了贼,一点值钱的东西全被偷光。

后来没过几天,他们自家的老黄狗突然发疯,把男主人的手指都咬掉两根。

那段时间,他们家不是这个倒霉,就是那个遭殃,事事不顺。

听说后来一家人还出了车祸,除了小孩没事外,其余人残的残,伤的伤,没一个好下场。

最后还是我奶奶帮忙,才算平息了这件事。

我奶奶说,那个女娃儿生前命苦,死后她的家人还让她遭罪,嫁给一个恶人,日夜受尽折磨,这样长久下去,哪能不出事?

这事发生后,在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从那以后,凡是找我奶奶说媒的人,都对她的话都特别信服。

那时候,我对这方面特别好奇,但奶奶一直不肯教我,说是阴五门规矩多,她这行传女不传男,我天生没那个命。

我奶奶一辈子死守规矩,这么多年下来,经手的红白媒倒也没出什么问题。

不过阴五门的行当,哪有一辈子平安的差事?

尽管我奶奶谨小慎微,但有些事情总会发生意外。

就在前不久,一次突发的意外,差点赔了我全家人的命……

记得那天是个中午,我和奶奶正在吃饭,村里的张木匠提着礼品,一反常态的找上了门。

见面后,张木匠也没废话,直奔主题,想请我奶奶给他儿子说个媒。

一听这话,我当时就感觉不太对劲。

因为就在前几天,张木匠家里突发了一场火灾,除了他本人侥幸躲过一劫外,其余人全被烧死了。

最关键的是,火灾当晚正巧是他儿子的新婚之夜!

换句话说,张木匠他儿子已经结了婚,而且与新娘同一天去世!

知道张木匠的来意后,我奶奶也挺奇怪的,就说,你家的娃儿走得早,不过好歹有人陪着,到了下面不至于孤单,阴婚就不用办了,将两个娃儿合葬在一起就行。

张木匠当时的神情有些古怪,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过了好一会才开口说,红姑,我也不想麻烦你,不过我家娃儿生前婚礼没有过成,死后总得体面一点,替他办个完整的婚事,这也是我现在唯一的心愿。

说到这份上,我奶奶也不好多劝,毕竟是帮人还愿。

按照规矩,看了生辰八字,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后,也就同意了。

当天下午,我奶奶就带着一个布包,去了一趟张木匠的家,替他儿子处理结阴婚的事。

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半夜。

与以往不同的是,奶奶从张木匠家回来后,总是皱着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问奶奶怎么回事,她也不肯多说,只是让我早点休息。

虽然有些奇怪,但我也没多想。

第二天一大早,我才刚起床,就听到有人在外面砸门。

开门一看,就见到村长王建国站在门口。

当时的他满头大汗,一进门就喊我奶奶,说是出大事了,让我奶奶赶紧过去看看。

听到喊声,我奶奶问村长怎么回事?

村长一脸急切,说张木匠突然发了疯,今天早上见人就咬,已经伤了不少村民。

一听这话,我奶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也没多问,拿着东西就出了门。

当时我有点没反应过来,昨天张木匠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出了事?

出于好奇,我也赶紧跟了上去。

张木匠家住在村尾,火灾把他儿子的新房烧没了,就剩旁边一栋老房子还能住人。

等我和奶奶赶到的时候,他家门口已经围了不少邻居,都在那指指点点。

一见我奶奶出现,村里人都挺敬畏的,连忙让出一条道来。

张木匠家里的灵堂还没撤掉,刚进门,我就看到张木匠蹲在供桌下,埋着头,背对着我们,正在狼吞虎咽的啃食着什么。

我们一群人进了门,他也没什么反应。

这时我才注意到,堂屋内到处都是血迹,还有一些鸡毛鸭毛之类的东西。

也不见有什么动作,我奶奶叫了张木匠一声,张木匠身子一僵,突然就转过了头。

他这一转头,把我吓得一哆嗦,差点叫出声来。

因为我发现,当时的张木匠已经完全的变了个人,或者已经不能称之为人。

他满脸狰狞,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瞪得老大,仿佛随时都会爆裂。

一双枯瘦的手,抓着一只被啃掉一半的活鸡。

血淋淋的大嘴,还在不停的吞咽着,喉咙中时不时还会发生一声野兽般的咆哮。

那龇牙咧嘴的恐怖模样,哪像一个人,活脱脱像一只恶鬼!

张木匠体型十分瘦消,可他此刻的肚子却鼓胀得厉害,像个十月怀胎的孕妇,不知道吃了多少活物进去。

照这个势头下去,早晚要把自己撑死!

第一次见到这种诡异的情况,我当时就被吓愣住了,不光是我,村长也慌得不行,一个劲的问我奶奶怎么办?说张木匠是不是招了什么邪祟?

我奶奶也没废话,立刻吩咐村长,先找一根粗麻绳,然后再叫几个胆大的庄稼汉进来,将张木匠绑了再说,要不然这样下去要闹出人命。

人多力量大,在村长的号召下,很快就找齐了人手。

平常张木匠身体瘦弱,没什么力气,按理说,这里面随便挑一个人,都能轻松制服他。

可没想到的是,发了疯的张木匠力气大得惊人。

一群要绑他的人,好几次都被摔翻在地,有个人还差点被他咬中脖子。

要不是我和村长两个上去帮忙,结果还真不好说,即便如此,一番折腾下来,我们一群人也累得厉害,有几个还受了伤。

五花大绑后的张木匠,跟条鲤鱼似的,不停的在地上弹动,满身的鲜血配上那龇牙咧嘴的表情,看上去格外渗人。

制服了张木匠后,我奶奶先是点了一根香,接着又煮了一碗阴阳水。

所谓阴阳水,就是没烧开的半热水。

等香烧掉一半,我奶奶便将香灰撒进水碗中,之后又从自己的指甲缝里,挑了一些泥垢出来。

做完这一切,我奶奶让人用棍子将张木匠的嘴撬开,之后将整碗阴阳水灌了进去。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在被灌了水后,张木匠的身体开始疯狂颤抖,跟羊癫疯似的,双眼上翻,只剩下眼白。

那硕大如球的肚子,咕咕作响,这样持续了好几分钟。

伴随着几声咳嗽,张木匠“哇”的一声,将肚子里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让人震撼的是,除了鸡鸭之外,他吐出来的东西还有蛇蝎,老鼠,青蛙之类的,而且大部分都没有消化,一些生命力强的东西,还在微微蠕动,看得我头皮发麻。

我从没想过,一个人能生吃掉这么多活物。

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这辈子都不敢相信。

震撼的同时,我也特别奇怪,到底发生了?张木匠为什么会变成这模样?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