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三长两短_阴五门在线阅读

第2章,三长两短

2017-09-13更新

吐完之后,张木匠的肚子总算恢复了正常,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他整个人便昏了过去。

过了大概一小时,他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与之前疯狂的状态不一样,清醒后张木匠显得格外虚弱,仿佛大病了一场,脸色也是油黄一片。

奇怪的是,他对于刚才的事,似乎完全没有印象,见我们一群人围着他,开口就问了一句:“发生什么事了?你们绑着我干嘛?”

村长试探着问,“木匠,你真不记得刚才的事?”

张木匠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

村长叹了口气,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末尾还附带了一句:“木匠,你只怕是撞了什么邪祟,要不是红姑救你,你刚才就被阎老爷勾了魂!”

听村长这么一说,加上地上一滩呕吐物作,张木匠吓得冷汗直冒,连连向我奶奶道谢。

我奶奶一脸凝重,“不忙慌谢我,这件事儿还没完嘞。你老实交代,这两天是不是干了什么损阴德的事?而且与你家的娃儿有关?”

一听这话,张木匠立刻变得支支吾吾的,眼神躲闪,好半天都没讲出个所以然来。

别说我奶奶,连我都能看出这家伙心里有鬼。

我奶奶叹了口气:“别怪我没提醒你,有些事要是你不肯说,我老婆子也没法帮你,而且以你现在的情况来看,只怕是熬不过今晚喽。”

一句话说完,我奶奶转身就往外走,张木匠吓得浑身一哆嗦,整个人都慌了。

涉及到自己的小命,他还哪敢有半点隐瞒,一五一十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知道真相后,我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根据张木匠所说,这一切与他儿子有关。

前些天,他儿子带回了一个漂亮女孩,说是要结婚。

张木匠当然高兴得很,立刻给他儿子操办婚礼。

不过很快,张木匠就发现不对劲,因为他儿媳整天阴沉着脸,一副怨毒的模样,完全没有结婚的喜气。

在张木匠的追问下,他儿子隐瞒不住,最后只能交代真相。

原来,这女孩是被逼婚的。

准确来说,是张木匠的儿子酒后乱性,强奸了对方。

正常来讲,摊上这种事,一般人都会选择报警,但女孩的家人是个老古板,特别在意脸面,认为家丑不可外扬,为了避免被邻居戳脊梁骨,只能将这事瞒了下来,。

不过有两个条件,一个是让张木匠他儿子娶了女孩,另一个就是拿出十万块作为补偿费。

强奸不是小罪,张木匠他儿子只能同意。

最后女孩就被逼着嫁给了张木匠的儿子,并且举办了一场荒唐的婚礼。

不过谁也没有料到,在婚礼的当晚,会突发火灾,导致两个年轻人双双去世……

了解事情经过后,我奶奶气得直跺脚,说木匠啊木匠!你可真是糊涂啊!那个女娃生前就对你们家心怀怨恨,死后你还让她与你儿子结阴亲,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一听这话,张木匠吓得立刻跪在了地上,一边哭一边磕头,求我奶奶救他。

奶奶皱着眉头,脸色格外难看:“给冤死之人结阴亲是大忌!更别说他们两个还是冤家对头,现在别讲是你,连我老婆子一家人都得跟着遭殃!”

我有些没反应过来,说冤有头债有主,张木匠他儿子犯的罪,报应不到我家头上吧?

奶奶叹了口气,“八两啊,一切事情都有因果,他们的冥媒可是奶奶亲手操办的,真要出了事,咱们家也脱不了关系。奶奶一把年纪了,也没什么好怕的,但你就不同了……”

照这意思,事情要解决不了,我也得跟着遭殃。

面对这种情况,不光张木匠害怕,连我也慌了神,一个劲的问奶奶怎么办,有没有办法解决?

奶奶沉默了一会后,表示先去山上看看再说。

张木匠儿子儿媳的尸体,昨晚已经葬在了村子的后山中,是我奶奶亲自做的冥媒,本来是一番好心,没想到会碰上这种事。

准备了一些东西后,我和奶奶几个人很快就上了山。

涉及到自己的小命,张木匠哪怕身体再虚弱,也只能跟着我们一起。

山上的路不好走,加上我奶奶年纪也大了,所以步伐并不快,直到中午时分,才走到了坟山堆。

后山这块地,已经葬了不少人,立碑的没立碑的都有,最醒目的莫过于东南角的一处新坟。

新坟很大,比普通坟墓大了整整一倍,碑文上刻着张木匠儿子儿媳的名字,以及他们的生辰八字。

看到墓碑后,我奶奶皱了皱眉,“奇怪,以男女双方相合的八字来看,不应该出现这种事啊。”

自言自语了一句后,奶奶又转头看着张木匠,问:“木匠,女娃儿的生辰八字你从哪弄来的?”

张木匠微微一愣,颤抖着嘴皮子说了句,不记得了。

莫名奇妙摊上这种麻烦,我本来就格外不爽,眼下看到张木匠这模样,我当时就来了火,说你把我们当傻子是吧?女孩的生辰八字是你告诉我奶奶,现在你给我来一句不记得?你想死,别拉我们垫背!

张木匠苦着一张脸,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好一会才说:“八两,我是真不记得了,我现在脑子里跟浆糊似的,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

说着说着,张木匠开始捶打自己的脑袋。

从表情来看,他确实不像说谎,难不成撞邪后,把他脑子给烧坏了?

“好了好了,生辰八字的事以后再提。”

奶奶指了指坟墓,说:“现在,你诚心诚意的给那个女娃儿磕头认错,祈求她能原谅你。”

听我奶奶一说,张木匠哪敢犹豫,拖着虚弱的身体,开始行三跪九叩大礼,嘴里不停的哭喊着,我错了,原谅我之类的话,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

等张木匠磕完头后,奶奶看着我,说:“八两,你也跟着磕几个。”

见奶奶神情严肃,我也不敢多问,恭恭敬敬的磕了头。

等我们做完这一切,奶奶从布袋里掏出石灰粉,在坟前撒了两个小圆圈。

之后又分别给了我和张木匠一叠纸钱外加五柱香,示意我们一人一个圈,给女孩烧点东西过去。

张木匠倒是殷勤,立刻点火烧纸。

可让人没想到的是,打火机在他手上根本点不燃,只看到火星直冒,但就是没有火苗。

换了好几个打火机,情况依旧如此,急得张木匠冷汗直冒,身体都开始哆嗦。

我奶奶似乎早有准备,扔了盒火柴给他。

张木匠划了几根,火苗倒是有了,但却点不着纸钱。

火苗在纸钱上烧了半天也没反应,只能看到一阵阵黑烟,跟沾了水一样。

张木匠一连试了好多次,一整盒火柴耗完了也没起色,压根点不着,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没用,包括黄香也是同样的情况。

之前打不着火,还可以用打火机坏了解释,但现在这种情况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最吓人的是,纸钱香火在村长手里一点就燃,可落在张木匠手中,完全没反应。

张木匠慌得不行,一个大男人当场就哭了起来,跪在坟前不停地磕头认错。

之前我还没觉得什么,但面对这种情况,哪怕是大白天,我都感觉后背有些发凉,果然有够邪门的。

看到这种情况,奶奶皱了皱眉,也没多说,示意我试试看。

接过火柴的时候,我显得特别紧张,手都在抖,生怕和张木匠一样。

我并没有着急烧纸钱,而是先点香火。

所幸我运气不错,火柴一划就亮,在火苗的灼烧下,五只长香很快就‘兹兹’的亮了起来。

看到这里,我多少松了口气。

将长香插在坟前后,我又开始烧纸,与之前一样,黄表纸一点就燃,并没有异常,我紧绷的神经因此得到缓解。

等到一叠纸钱燃烧过半后,我才将其扔进石灰圈。

可没想到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燃烧的纸钱刚进石灰圈,周边突然刮起一阵阴风,一时间灰尘四起,吹得我眼睛都睁不开。

当阴风消失后,眼前的一幕,吓得我冷汗直冒。

因为不知何时,石灰圈内的纸钱已经被尽数吹散,如果只是这样倒也没什么。

诡异的是,连坟前的五只长香也被风给吹断了!

最可怕的一点在于,长香断裂后,竟然形成了三长两短的模样!

那一刻,我奶奶的脸色变得格外难看,三长两短,这绝不是一个好征兆……

群聊信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