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棺压棺_阴五门在线阅读

第3章,棺压棺

2017-09-13更新

面对这种情况,我吓得冷汗都冒了出来,恐慌程度绝不比张木匠弱。

他烧纸点香是没反应,而我的反应则是太多强烈,很明显,对方并不打算放过我。

现在,我只能祈祷奶奶能有办法解决这事,要不然就像她之前说的一样,父债子还,她沾染的因果,最终会报应在我身上。

盯着五只长香看了好一会,奶奶一脸凝重:“既然你想赶尽杀绝,就莫怪我老婆子心狠!八两,建国,你们两个赶快去叫人,在天黑之前,给我挖坟烧尸!”

挖坟烧尸?

一听这话,我们几个都吓了一跳。

村长有些紧张,说:“红姑,这样不太好吧?要是挖了坟,惊扰了尸体,怕是情况会更加严重嘞!”

我奶奶冷着脸说:“顾不得那么多了,尸体要是不毁喽,怨气就不会消散,只有烧了尸体,我家八两才能活!记住……一定要在天黑前办完!”

话说到这份上,我和村长也不敢多言,立刻跑下了山。

回村后,村长立刻号召人手,而我则准备一些挖坟烧尸的工具。

因为村里人都知道张木匠撞了邪,所以听到挖坟的事,没几个人愿意帮忙,最后还是村长花大价钱,请了几个胆大不怕死的单身汉。

这一来一回,消耗了不少时间,等我们一群人再次跑上山时,太阳已经开始下落。

还没来得及喘几口气,奶奶就让我们赶紧动手。

事关小命,别说是我,连身体虚弱的张木匠,都会抽空用手刨几下土。

好在是新坟,土质松软,相对比较好挖。

一小时不到,坟墓已经被刨开,露出里面一具黑棺材。

当时我就有些奇怪,夫妻合葬通常不是两具棺材吗?怎么现在就一具?难不成是一棺同葬?

正想着,奶奶突然喊了一声:“再往下挖!”

虽然奇怪,但我也敢多问,只能继续往下挖。

随着泥土的外翻,棺材的轮廓一点点显现出来,挖到棺材底部的时候,我铁铲‘咚’的一声,仿佛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等周边的泥土清理干净后,棺材底部的东西,终于显现了出来。

看清情况的那一刻,我眼皮连跳,一股怪异的感觉袭上心头。

因为我怎么也没想到,在这具棺材之下,竟然还压着一口棺材!

两具棺材一上一下,呈‘吕’字型摆着,显得格外诡异,我从没见过这种下葬方式。

这时,我突然注意到奶奶的脸色有点不对劲,甚至连额头都开始冒汗。

我问奶奶怎么了,她脸色有些发白,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好一会奶奶才指着棺材下的棺材,说:“八两,你赶紧把它打开看看!希望还来得及……”

见奶奶这模样,我心知不妙,也不敢多问,连忙招呼人将棺材抬了出来。

等第一口棺材打开时,几个开馆的汉子一声惊叫,吓得连退好几步。

我凑过去一看,即便有了心理准备,同样被吓得不轻。

第一口棺材里面,装着的是张木匠他儿子的尸体。

因为是被烧死的,一张毁容过后的死人脸,看着格外恐怖。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没什么,关键在于他的肚子,鼓胀得格外厉害,像个十月怀胎的孕妇,连寿衣都被撑破了,漏出死青色的皮肤。

最诡异的是,他裸露在外的肚皮还一跳一跳的,仿佛里面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他的嘴大张着,表情狰狞。

我能清楚的看到,有几条小黑蛇,正从他的口鼻处灌了进去,顺着他喉咙的蠕动,一点点消失。

一具尸体的肚子里面,装满了蛇鼠毒蝎之类的东西,这种情景,光是想想都让我头皮发麻。

由此可见,张木匠撞邪的事绝不是巧合。

面对这种情况,我奶奶表情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一直盯着另一具棺材看。

很显然,这口被压着的棺材,才是真正的危机!

在我奶奶的催促下,第二口棺材也很快被打开。

也就在棺盖打开的瞬间,一阵阴风刮过,吹得尘土飞扬,连眼睛都睁不开。

好不容易等风消散,我探头向棺材里一看,整个人都愣住了。

里面没有恐怖的情景,也没有吓人的蛇鼠,甚至……连尸体也没有!

空荡荡的棺材里面,只剩下一套大红嫁衣,以及一双红色的绣花鞋。

衣冠冢!

我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短暂的愣神后,我第一时间看向了张木匠,希望他能给个解释,然而他也是一脸惊讶,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时,我奶奶也凑到了棺材前。

等她看清情况后,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身子一颤,差点摔倒在地。

“不该出现的终究还是出现了,棺压棺,入寒渊,吞阴魂,葬人命!这可是大煞啊!”

那一刻,我奶奶额头都开始冒冷汗:“木匠啊木匠,你真是糊涂!那女娃儿怨气本来就不小,你还用棺材压着她,想让她永不超生,这下不光是你,连整个村子都得跟着遭罪嘞!”

我第一次见到奶奶这模样,当时就慌了,问奶奶怎么回事,一具空棺材有那么可怕吗?

奶奶抽动了几下嘴皮子,说:“要是能找到尸体,一把火烧了还能相安无事,现在连尸体都没了,又遇上了棺压棺,这次怕是凶多吉少嘞!”

虽然不明白棺压棺代表着什么,但埋葬尸体的却是张木匠,要说与他没有一点关系,打死我都不信。

想到这里,我一把将张木匠提了起来,愤怒的大吼:“你给我老实交代!尸体藏哪了?谁他妈让你这样葬棺材的?”

张木匠慌得不行,哆嗦着身体连连摇头:“不关我的事,我也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嘞,我只想自己的娃儿能在下面好过一点,尸体的事,我真的不知道!”

我一肚子火:“不是你干的,尸体还能自己爬出来不成?”

张木匠一下又跪在了地上,捂着脑袋,一副痛苦的模样:“不记得了,我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

奶奶似乎早有所料,叹了口气,也没有过多追问。

看着张木匠一副几乎崩溃的模样,我也不好继续教训他。

事情已经越来越诡异,我的心情也格外沉重。

眼看着到了黄昏,村长也变得不安了起来,“红姑,您老本事大,摊上这么一件事,您老得赶紧想个办法才成啊!”

奶奶皱着眉头,“办法倒是有一个,但是现在还不好讲,等过了今晚再说。”

虽然这话听着有些奇怪,但也没人敢多问。

不过从奶奶的脸色来看,这个办法绝对不轻松。

眼下一具尸体,一具衣冠冢,按照奶奶的要求,尸体连人带棺直接火化。

至于衣冠冢,我奶奶只烧了棺材,里面的大红嫁衣和绣花鞋反而留了下来。

等处理完棺材的事后,我们一行人匆匆的离开了坟地。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劳累,一路上我总感觉肩膀有些沉重,好像压着什么东西。

下了山,刚回到村子,我就发现一幕极其诡异的景象。

村子里的鸡鸭鹅等家禽,全都跳到了高处,有的飞上了树,有的爬上了的围墙,还有的家禽则跑到了房顶上。

而且不管村民如何驱赶,那些家禽纹丝不动,打都打不下来。

除了家禽外,村里的狗也出现了异常,一群群的趴在树下瑟瑟发抖,头都不敢抬一下。

一旦逼急了,连自家主人都敢咬。

这般诡异的场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鸡上树,狗伏地,在这一刻,它们仿佛都在畏惧着什么……

群聊信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