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死人吸烟_阴五门在线阅读

第5章,死人吸烟

2017-09-13更新

看到这幕,我头皮瞬间炸了,吓得连退几步,远离了井口。

怎么回事?

为什么水中的倒影会如此诡异?

那种感觉,就好像井水下,有个长相一模一样的人在盯着我看似的。

正当我惊疑不定时,村长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慌张的喊了起来:“八两、小虎!你们两个赶紧过来帮忙,把这口井给我封死喽!”

话还没说完,村长便跑到封井的巨石前,开始用力挪动起来。

王小虎也赶紧上去帮他爹的忙,我愣了几秒,直到村长再次大叫才反应过来。

从刚才诡异的情况来看,这口井绝对不简单,而且村长明显知道些什么。

封井的巨石很大,好几百斤重,我们三个大老爷们拼了老命,也只能推动几下,根本抬不起来,更谈不上封井。

无奈之下,村长只能让张大爷去村里找人帮忙,我们三个继续想办法。

临走前,张大爷还来了一句:“建国,我家大黄还在井里,你得想办法把他给我捞出来嘞!”

村长急得满头大汗:“张叔,命都快没了,还管狗做什么?您老赶紧去叫人帮忙!”

张大爷哦哦了两声,一路小跑着往村里而去。

然而没过两分钟,张大爷又远远的跑了过来。

当时的他一脸慌张,三步一回头,仿佛在躲避着什么。

“不好嘞建国!疯了,那些畜生都疯了!”

张大爷挥着手,隔着老远就开始叫喊起来。

因为跑得太急,脚下没注意还摔了一跤,半天爬不起来。

我刚想上去搀扶,可跑到一半时,我突然就愣住了。

因为我发现,在张大爷的身后,竟然跟着一大群狗!

看那数量,全村的狗几乎都聚集在了一起,地上都扬起了一片灰尘。

这群狗龇着牙,疯狂的向我们这边冲来,看那浩荡的声势,仿佛要把我们撕碎一样。

我顺势在地上捡起几块石头,想吓唬吓唬它们,然而没有半点作用。

狗群跟疯了似的,汹涌而来。

我一下慌了,哪顾得上张大爷,就近找了棵树开始往上爬,村长和王小虎也有一样学一样。

原本以为疯狗群是冲着我们来的,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我们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疯狗群在冲到张大爷身前时,并没有理他,而是直接从他身上踏了过去。

接着,诡异的一幕发生了,狗群踏过张大爷的身体后,直接向井口冲来。

靠近之后,冲在最前面的狗突然高高跳起,然后一头扎进井中,伴随着“咚”的一声,猩红的水花溅射,整条狗彻底消失在水井里。

第一条狗刚跳下去,紧接着又是一条。

很快,狗群像是下饺子一样,一条又一条的跳了进去。

那疯狂的劲头,看得我整个人都傻了。

眼前的诡异景象,已经彻底颠覆了我的认知,任何动物都有求生的本能。

然而这群疯狗跟中了邪似的,在短短两分钟内,全部投了井!

最吓人的是,除了溅射的水花外,井中连一条狗的尸体都看不到。

然而事情并没有因此结束,狗群才刚跳井没几分钟,一群家猫也从远处冲了过来。

与狗群一样,猫群也争先恐后的投入了井中。

一只又一只,跟疯了一样,落水的“咚咚”声不绝于耳。

猫投井,同样看不到尸体,一入井水便彻底消失。

随着猫狗尸体的增加,井水也越来越红,情况已经开始失控。

看着眼下可怕的一幕,我冷汗直冒,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我实在想不通,这群猫狗为什么要跳井?

中邪?还是发疯?

我下意识的向村长看去,发现他的脸色格外难看,明显被吓住了。

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村民赶了过来。

短暂的愣神后,村长王建国立刻吆喝了起来,招呼一群人抬起巨石,终于将井口给封死。

井口被封,我那颗不安的心,总算平静了一些。

猫狗跳井的事,村长并没有过多解释,只是让各家各户午后在祠堂聚会。

刚才震撼的一幕,并没有多少人看到,所以情绪相对稳定一点,加上村长的安抚,事情倒也没有闹腾得太厉害。

不过从村里一些老人的表情来看,他们似乎知道某些秘密,但却因为忌讳,所以一直闭口不谈。

心下好奇,我问了村长有关母井的事,但村长并没有解释,只是含糊了几句,说那都是很多年前发生的事,他知道得也不多。

见村长不肯明说,我也不好死缠烂打的追问。

这两天下来,太多太多的事,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颠覆了我的三观。

自从张木匠找上我奶奶的那刻起,我身边的诡事更是一件接一件,从来没有平静过。

而事情的所有源头,全都指向张木匠的儿媳妇。

他儿媳是冤死的,死后还被强迫结阴亲,并且还用棺压棺的方式,想让她永不超生。

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想象那个女孩有多大的怨气。

而她的阴婚,是我奶奶插手的。

因此我奶奶犯了阴婚大忌,用她的话说,必定会祸及子孙。

现在张木匠一家人已经死绝,按理说,下一个应该就轮到我和奶奶了。

但村里发生的这些事,又让我觉得很多东西,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简单。

猫狗投井到底因为什么?井中又隐藏了什么秘密?

这些我全都不清楚。

整件事越来越诡异,我脑子里跟团浆糊似的,一直平静不下来。

井虽然被封了,但之前发生的事,村里的人不可能当做没发生过。

所以中午时分,村长特地把人聚集在了祠堂,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大致的意思就是说,村里遭了邪祟,现在我奶奶又不在家,得尽快请个看事的过来驱驱邪。

对于这个提议,村里人纷纷支持。

商量了一阵,最后这事由村长处理。

村长办事倒也干脆,事情一敲定,立刻叫王小虎去镇上请个叫李瘸子的人。

来来回回几十里的山路,王小虎骑着摩托车,小半天功夫就把人给请了过来。

说到李瘸子,在附近也算小有名气。

当年镇上有个男人因为好赌,将自己卧病在床的老母给活生生饿死了。

从那以后,那男人家里就开始出事,闹腾了好一阵,差点连命都丢了,最后还是李瘸子出手,三言两语,喊了几下就解决了。

当初,这件事传得还挺神乎的,很多外省的人,家里出了点什么事,都会找李瘸子帮忙。

李瘸子到了之后,示意村民各自回家,他办事,不希望被人打扰。

等众人散去后,李瘸子简单的问了一下情况,之后拿着家伙,一瘸一拐的向张木匠家走去。

我和村长几个人连忙跟上,事关自己的小命,我哪敢不上心。

张木匠的尸体还挂在门窗上,那诡异的死法,哪怕是李瘸子看了,也显得格外惊讶。

李瘸子先是从背包里拿出五只碗,倒满了米,然后反扣在地上。

紧接着,让我们几个将张木匠家的木板门给拆了下来,压在五只倒扣的碗上。

最后,他才让我们取下张木匠的尸体,放在木板门上面。

“冤死的人不能接地气,要不然很容易诈尸。”

随便解释了一句,李瘸子拿出一杆烟枪,点了火后,吧唧吧唧的开始吞云吐雾,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完全没有后续动作。

期间,还象征性的问我们要不要来几口。

我们几个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似乎看出了什么,李瘸子撇了撇嘴,说:“干这行规矩不能坏,我老头子的烟,头一道是给活人抽的,第二道才轮到死人。”

说着,李瘸子深吸几口气,烟枪里的烟叶很快就燃烧殆尽。

等换了第二道烟叶后,李瘸子很快就变得严肃起来。

他绕着尸体走了几圈,然后用力吸了一口,猛地喷在张木匠的脸上。

那一刻,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原本白色的烟圈,在撞击在张木匠脸上后,开始迅速变黑。

短短几秒钟,白色烟圈竟然变成了一团黑雾!

更加诡异的是,烟圈变黑后,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灌进了张木匠的口鼻中。

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张木匠的尸体在用力吸气一样!

看到这幕,我整个人都傻了,难道死人也能吸烟?

群聊信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