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背尸_阴五门在线阅读

第7章,背尸

2017-09-13更新

李瘸子走了,在天黑前离开了村子。

用他的话说,村里发生的事,需要我们自己亲自处理,他能做的不多,要不然沾了因果,怕是要遭劫难。

如果我能熬到明天,他会再想办法帮我。

我无法定义李瘸子这个人,但他的一番话,却让我内心一直无法平静。

不管是对压口钱的说法,还是夜晚背尸避灾,作用在我身上,都是一种极大的考验。

我不敢保证他的话一定正确,但现在对我而言,并没有别的选择。

奶奶一直没回来,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迫于压力,我只能按照他的办法去做。

因为我不想和张木匠一样,第二天被人发现时成了一具尸体。

按照李瘸子的嘱咐,第一步,先给张木匠布置棺材和灵堂。

这倒不算什么难事,在村长的帮助下,很快就准备齐全,毕竟在我们村里,很多老人都会给自己预备一口棺材。

之后,按照李瘸子的说法,我又在灵堂的地面洒满了石灰粉,顺便在供桌上点了香火。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我也不敢有丝毫懈怠。

等做完这一切,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

村长和王小虎已经离开,老旧的院子里,除了我之外,就只剩下张木匠的尸体。

入夜之后,村里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因为张木匠家在村尾,相对比较偏僻,得走上一段路才能看到其它住户。

所以待在他家院子里时,我有种格外怪异的感觉,就好像整个村子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没有蛙鸣虫叫,更没有熟悉的猫狗声,放眼望去,一片漆黑,一片死寂。

偶尔乌云散开时,会洒下一抹惨淡的月光。

看着张木匠那张诡异的死人脸,我心里一阵发毛,生怕他突然会蹦起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天色也越来越暗。

纠结了一阵后,我终究还是将压口钱取了下来,按照李瘸子的要求,一点点塞进了张木匠的口中。

整个过程中,我紧张得不行,冷汗都冒了出来。

生怕张木匠会像白天一样,给我突然来一次诈尸般的大张嘴。

虽然有些惊心动魄,但好在没出什么纰漏

塞了压口钱后,我将准备好的白灯笼点亮,接下来就是背尸绕屋走四圈。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尸体,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更别提还要背着尸体来回走一段距离。

对一个没经历过普通人来说,绝对是一次巨大的冲击。

在搬动尸体的过程中,我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不去看张木匠那张铁青的脸。

尽管如此,我手脚仍旧紧张得发抖。

为了缓解心里压力,我不停的对着念叨,张叔,有什么冒犯的地方,您担待着点,要是八两能熬过今晚,以后逢年过节,多给您烧点纸钱。

一边念叨,一边折腾了好一阵,我总算将尸体抗在了背上。

张木匠死了一天,尸体已经变硬,背在身上挺难受的,好在他个子小,身体比较轻,走起路来也不算费力。

背着尸体,单手提着白灯笼,我一步步走出了院子。

四周依旧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光亮,除了灵堂的灯火外,就剩下我手中的白灯笼照明。

这时,一阵阴风突然刮来,吹得我浑身一哆嗦,白灯笼也开始晃荡起来。

我吞了吞口水,不敢浪费时间,开始绕着院子,一步步走动起来。

虽然有灯笼照明,但视线并不清晰,所以每一步我都走得小心翼翼。

生怕自己摔跤把灯笼被弄灭了,那这玩笑就开大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在走第一圈的时候,我总感觉黑暗中好像有人在盯着我看。

第一圈走完时,我突然感觉肩膀一沉,背后的尸体似乎重了一些。

我眼皮一跳,不会这么邪吧?

我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下,张木匠的脑袋就靠在我的肩膀上,一动未动。

冰冷的皮肤,刺得我汗毛都立了起来。

僵硬了几秒后,我深吸一口气,压制着内心的波动,继续走第二圈。

“踏……踏……”

一步又一步,在这死寂般的夜里,我的脚步声清晰可闻。

走到一半时,又是一阵阴风刮来,冻得我直打颤。

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

因为我已经停下了,但脚步声却还在响,而且就在我身后!

听上去,就好似有个人在向我靠近。

可当我仔细去听的时候,脚步声又突然消失了。

难道是听错了?

我有些惊疑不定,继续开始绕圈。

这一次我听得很仔细,在我迈动步伐的同时,身后那道诡异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很轻,但确实存在。

那一刻,我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冷汗不争气的开始往外冒。

看来真有什么东西跟着我!

我不敢往后看,哆嗦着身体继续往前走,脑子里全都是一些恐怖的画面。

因为太过紧张,以至于脚步也开始加快,生怕身后的东西会扑上来。

当我第二圈走完,绕到院门口,灵堂里的灯火散发的光,总算给了我些许安全感,身后的脚步声也因此消失。

离开了吗?

我有些不确定,不过心里倒是安定了不少。

当我准备去走第三圈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我才刚抬脚,身体又是一沉,整个人差点瘫软在地。

那一刻,我惊骇的发现,背后的尸体竟然又重了许多!

怎么会这样?

我瞪大着眼,有些惊疑不定。

从张木匠的体型来看,尸体不可能有这么沉,给我的感觉,就好像在张木匠的身上还压着一个人!

这种可怕的念头,疯狂冲击着我的神经。

虽然看不见,但那种恐慌感,仍然让我心惊胆战。

沉重的尸体,压得我腰都直不起来,脸上的汗,也顺着下巴一点点滴落在地。

虽然我很想扔下尸体逃命,但理智告诉我,除了继续往前走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

一旦扔下尸体落荒而逃,那么我的下场绝不会好到哪去。

深吸了几口气,压下心中的恐惧,我开始走第三圈。

整个过程中,我的脖子一直僵硬着,动都不敢动弹一下。

因为尸体的沉重,所以在第三圈时,我体力消耗特别大,走到一半时,已经累得不行。

正打算喘几口气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八两!大晚上你在这做什么?奶奶不是让你别出门吗?”

奶奶?

我微微一愣,下意识就要往后看。

可就在我即将转头的那一刻,手中的白灯笼暗了下来,只剩下一点小火苗上下跳动,仿佛随时都会熄灭。

灯笼的异常,硬生生将我的视线拉了回来。

当我回过头时,火苗又恢复了正常。

看到这幕,我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之前李瘸子说的话,在背尸绕圈时,不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出声,更不要回头!

这番话明显是一种警告,而他警告的目标又是什么?

正想着,奶奶的声音突然变得焦急起来:“八两……这地方危险,赶紧跟奶奶回去!耽误了时辰怕是要出事嘞!”

我张了张嘴,刚想开口回应,灯笼又暗了下来,似乎下一秒就会熄灭。

我吓得眼皮一跳,连忙闭上了嘴。

这个时候,我就算再傻也明白事情不对劲。

没猜错的话,我手中的白灯笼,应该是一种预知危险的东西,一旦我不听李瘸子的警告,犯了忌讳,白灯笼就会出现异常。

当灯笼熄灭的那一刻,恐怕就是我大难临头之时。

既然是预知危险,那么危险的源头在哪?

虽然不太敢相信,但自从奶奶的声音出现后,我心里一直有种不安的感觉。

最奇怪的是,她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未免也太巧了吧?

正当我惊疑不定时,奶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并且越来越清晰,似乎在向我靠近。

然而诡异的是,整个过程中,我竟然听不到她半点的脚步声! 

群聊信息


推荐链接